在线客服
  站内搜索: 

关于我们

文和杯全国作文锦标赛征稿通知 一、大赛目的 “文和杯”全国作文锦标赛是国内学生竞赛活动中权威的作文活动之一,目前已经成功举办了多届。该项赛事一年一届,参赛学生已逾千万,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社会影响,并得到了国内众多高水平大学的关注。该比赛是由中国青少年研究会,与文和杯全国作文锦标赛组委会决定联合举办,2020年已经开始征集比赛稿件,欢迎广大学生朋友踊跃参赛。 二...>>更多

优秀作文选登

您的位置:首页 > 优秀作文选登

类词缀“门”词缀主观性的认知识解
信息来源:文和杯全国作文锦标赛 发表时间: 2020/4/1 阅读数:254

  近年来,由于受英语新兴后缀“-gate”的类化影响,汉语也开始大量使用仿译的类后缀“门”,涌现出大批新兴“×门”附缀式单词,而且在网络舆论、新闻语料中广泛使用。这一现象也引起了学界的关注,学者们从构成来源、生成机制、结构特点、运用等方面对“×门”词族进行研究:张谊生分析了“×门”词族的构造、形成和运用,研究“×门”附缀构词法的引进和汉化过程;刘宗保和周日安、邵敬敏分别运用认知语言学的框架理论与原型理论来探讨“门”词缀化过程以及“×门”词族的生成机制;刘娅琼不但运用“再概念化”思想来解释“×门”意义的泛化过程,还研究了“×门”词族在运用中的交际效果。我们认为,随着“×门”附缀词的汉化使用,类后缀“门”的词缀化趋向更加明显,其主观情感色彩愈加浓厚,反映一定的社会文化取向。

语言的主观性是语言固有的本质属性,主观性的取向依赖必要的语境、社会和文化知识,这是交际互动的需要,而不仅仅是语言知识系统的需要。我们对“门”的词缀化过程所引起的主观化进行描述,并尝试在语篇语境中探讨其所承载的主观性意义。

一 语言的主观性与词缀化

语言的主观性在语言中普遍存在,“语言带有的主观性印记是如此之深,以至于人们可发问,语言如果不是这样构造的话究竟还能不能名副其实地叫做语言”。语言是由一些离散的要素构成,每个离散的要素都有意义,它们在语言系统内根据一套符码连接起来。词缀化中重新分析和类推这两个机制在深层次上受到说话人的影响,是主观化的过程。词缀化形成的词缀也体现了说话人的主观态度与情感。

语言的主观性是语言的一种特性,能够表达说话人的立场、态度和感情等自我印记,体现说话人的主观参与。主观性是语言建构的基础,普遍存在于语言使用之中。Benveniste认为语言中构建了一个能表达自我的体系,说话人指称自我词语“I”是这一体系的基础,其他指示时空概念的表达,如this、here、now 等,都是以“I”作为参照而形成的。在主观性概念的界定上,Traugot是按照“与言者相关”这一标准来界定主观性的: 一个语言形式或结构的基本或者语用意义暗示了说话人的态度、观点,那么这个语言成分就是主观性表达。关于主观性语言标识的研究多数沿着视角、情感和认识三个层面展开。

主观性是通过主观化实现的。主观化是一种“语义—语用”的演变过程,话语中某些语言成分不仅表达了语义内容,而且传递了语用信息; 负载着语用信息的语言成分经过反复运用,语用信息就凝固在该语言成分中,该语言成分就演变为主观性表达成分。主观化是说话人表达主观意义的动态过程,在语法系统中表达为显性的编码,既涉及语义—语用变化,又有与此相应的特定语法形式的变化过程。其形式化是指由相应的词汇语法形式来体现,可以是语素、词、短语或者结构。

主观化表现在相互联系的多个方面:由命题功能转变为言谈功能; 由客观意义变为主观意义; 由非认识情态转变为认识情态;由非句子主语转变为句子主语; 由句子主语变为言者主语;由自由形式变为黏着形式。与此对应的是“语法化中的主观性问题”。语法化是指一个词语或若干个词语成为语法语素的过程,在此过程中这些词语的配置和功能被改变了,甚至对原有结构造成影响。Traugott认为语法化过程呈现去范畴化、位置固化、语音减化、语义泛化、语用强化以及主观化这六个特征,主观化则是从说话人的角度阐释语法化的过程。主观化是指形义因为说话人的原因形成语用加强,不是语义弱化,而是主观化实现了“多项语义内涵”,暗含了说话人的主观性表达。

那么,词缀化则是词或词根成为词缀的语法化过程,作为词或词根的原词汇意义逐渐虚化,在构词中产生了附加意义,具有构词语素的倾向; 同时,该词缀化过程所产生词缀的“意义变得越来越根植于说话人对命题内容的主观信念和态度”。

二 类词缀“门”的主观化过程

Benveniste强调探究新词创造的过程: 应该从源头、从创造者的意图中去了解新词的真正含义。

类词缀“门”的主观化就恰恰体现在仿译类词缀“门”的词缀化过程中,表现为类词缀“门”包含多项语义。在其主观化过程中,多项语义被逐渐压缩,最终将以“门”这一构词词缀的形式来实现,“‘×门’已经融入了使用者的意图以及对表达效果的追求,……改变其原有意义也是使用者追求交际效果的一种手段”,也伴随着语用增强。我们将按照类词缀“门”的仿译、汉化以及词缀化趋势强化三个阶段来探讨它的主观化。

(一)类词缀“门”的仿译与词缀“-gate”

从语源的角度看,当代汉语中的类词缀“门”无疑是仿照英语后缀“-gate”形成的,英语后缀“-gate”起源于记者对Watergate Case的相关报道中创造的新词汇Watergate 派生出来的。《麦克米伦高阶英语词典》将“-gate”划为后缀,表示“scandal,esp.a politic scandal”,主要出现在新闻中,与名词连用,构成一个新名词,用来指对美国总统或政府有影响的政治丑闻。

此后,英语中出现了一大批以“-gate”作后缀表丑闻的附缀词。其中有相当一部分通过媒体的翻译进入汉语。已被引入汉语且国内读者较熟悉的主要有: Irangate、Iraqgate、Zippergate、Informationgate、Spygate、TranslationGate、Prisonergate、Jailgate等。

类词缀“门”作为仿译引进的后缀,与现代汉语词汇“门”相比较,无论是语义还是词形特征,都保留着英语后缀“-gate”的烙印,也确定了其类词缀的地位。类词缀“门”作为构词后缀表达的是“政治丑闻”的意义,其意义主要体现为这样四个特征: 使用域集中在新闻界对政治丑闻的报道; 涉及政治高层; 所涉及的事件大多是不体面或不光彩的; 涉及法律制裁。其语义是与“-gate”相关的联想意义,主要体现为社会意义与情感意义,即诉诸法律制裁和个人谴责。从构词形式来看,类词缀“门”构词多为“×+门”形式,“×”多为直译过来的名词或者动词;除了外来专名外,常见的“×”几乎都是双音节的语素或语素组,附加类词缀“门”之后,就构成一个“2+1”音步的三音节附缀式单词,构词成分基本固定了。根据Benveniste的观点,“语言的材料仅仅因其差异而存在,仅仅因其对应而有价值。……一个词,就其本身来说,绝对不表示任何意义,只有通过与另一个词的对应、‘近似’或区分才具有意义”。把类词缀“门”与现代汉语名词“门”相比较,我们发现,作为词缀“-gate”的仿译词,类词缀“门”与现代汉语名词“门”在词形上对应,在语义上却有很大差异; 这种对应与差异使人们误认为类词缀“门”是现代汉语名词“门”意义的虚化,而且这种意义的虚化过程正在进行,还没有完全虚化。根据大家普遍认可的标准“意义是否虚化”和“定位性”,我们进一步证实了“门”的类词缀地位。

由此可见,作为词缀“-gate”的仿译词,类词缀“门”的意义是与词缀“-gate”相关联的,主要表现为社会意义与情感意义。虽然,在此阶段人们把类词缀“门”误认为是现代汉语名词“门”意义的虚化,也许恰恰是由于这种误读,不但确证了“门”类词缀的地位,而且其构造新词的功能也在汉语中类推开来,汉语也开始使用自源式“×门”了。

(二)类词缀“门”汉化与语义扩展

汉语在继续仿译外媒采用“×门”的同时,自源式“×门”在中文媒体中的频繁出现,形成二者在汉语中共存的局面,成为汉语词汇中的新成员,类词缀“门”进入汉化阶段。《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公布了2006年171条汉语新词语,其中以“×门”出现的有4个:电话门、监控门、解说门、骷髅门。无独有偶,2008年“艳照门”事件在娱乐界闹得沸沸扬扬。此后,各种“×门”事件疯狂涌现,一个日益庞大的“×门”词族正在形成。

《新华多功能字典》这样描述:“门”作为后缀,表示“丑闻”“不光彩的事件”等意义,用法还不稳定,列为正式义项尚待观察,故先在“知识窗”板块中介绍。指出“门”仍处在词缀化中,在继承英语“-gate”原有语义和用法的基础上,从语义与用法上呈现出新的特征。首先,就类词缀“门”的语义而言,由于新闻媒体与网络的扩大传播,使用域有了进一步拓展,不仅涉及政治领域各层官员,还由政治领域扩展到社会方方面面,覆盖政治领域,如天价“香烟门”“直播门”“日记门”“旋转门”等;社会丑闻事件,如“抄袭门”“茶杯门”、山木“强奸门”等;娱乐圈,如“激吻门”“涉黑门”“车震门”等;校园事件,如“脱裤门”“扒衣门”“秋千门”等;网络游戏,如“诛仙门”“铜须门”、《大话西游外传中》的“神兽骗子门”等。与此同时,类词缀“门”语义突破了“政治丑闻”的内涵与外延,扩展为具有六项内涵:负面消息、轰动效应、处境难堪、意外曝光、公众人物与恐非属实。类词缀“门”语义的扩展也促成了使用结构出现新的特征: “×门”前具有表示对象、地缘或者出处来源的限定语,如山木“强奸门”、天价“香烟门”、《大话西游外传中》的“神兽骗子门”等,增强话语的言据性;“×门”还常作为“丑闻、麻烦、问题、危机、后遗症”等的同位语,或作为含有[+掉进][+遭受]语义特征动词的宾语,或作为“风波、风暴、漩涡、泥潭、沼泽、陷阱”等词的定语形成典型的搭配,类词缀“门”反映出独特的意义。“×门”与“×门”事件/丑闻等共存使用,但类词缀“门”的表义功能趋向成熟,而共存的“事件/丑闻”正逐渐退化为一个羡余成分,表明类词缀“门”的词缀化趋势仍在继续。

综上所述,在汉化阶段,类词缀“门”使用域扩大到社会的各个领域,语义在继承“政治丑闻”的基础上扩大为包括六项含义,用法也更加符合汉语的表达习惯。同时,我们发现,类词缀“门”词缀化趋向更加明显,其联想意义更加突出,通过独特的搭配使用形成语义韵,传达了“丑闻/不光彩”这些更加抽象的意义,也突显了说话人所要表达的主观意义:对“×门”诸事件的厌恶、谴责的情感意义,以及通过诉诸法律裁决、道德评判等手段寻求公平、正义的社会意义。

(三)类词缀“门”语义抽象

由于类词缀“门”在新闻媒体与网络的广泛传播、频繁使用,类词缀“门”呈现出词缀化增强的趋势,语义不断扩展,更倾向于表达特定的抽象意义。我们在对收集的“×门”例子进行分析的基础上,推测词缀化了的“门”所要表达的抽象意义。

我们参照类词缀“门”所具有的六项含义,对所收集材料中的“×门”进行义素分析,发现所有“×门”词汇都具有这些语义特征:[+负面消息、+轰动效应、+处境难堪、+意外曝光],结合这些语义特征所描述的视角,我们对“×门”语义进行概述:由于所涉及的具有负面影响的事件意外泄露曝光,引起轰动效应,致使当事人处境相当难堪。根据 Langacker提出的概念化识解的“详细程度”观点,对类词缀“门”进行“远距离”编码,我们把其意义抽象为“不光彩”。从构词上看,“门”成为附加在其他体词后的词缀,不具有作为名词所发挥的语法功能,其句法位置固定、句法僵化。与此相比,“门”词缀成为标示说话人态度、观点的语用标识,体现了“句法形式锐减,语用功能剧增”的主观性特点。

由此可以推测,完全词缀化的“门”所表达的抽象意义为“不光彩的事件”,形式上成为附加在其他体词后的词缀。根据Langacker的主观性程度与其语言体现形式成反比的原则,“门”词缀体现了说话人最大程度的主观识解,突显了说话人对相关事件所持的评判态度和否定情感。

以汉语名词“门”作为参照,类词缀“门”作为仿译词进入汉语,并处于词缀化过程中,其语义内涵也发生了变化,语法表达形式减化,语用增强,呈现出多项内涵的语义特征。由于“门”还未完全词缀化,我们在探讨其主观性识解时,采用类词缀“门”的表述,但包含“×门”事件/丑闻与“×门”这些语言现象。

四 类词缀“门”的主观性识解

识解是语言表达的具体方式,强调人的主观因素与特定的表达、表征、呈现或解释方法密切相关。功能语言学则把语言系统的所有单位识解为功能的有机构型,强调语言成分在整个系统中的功能,其识解的目的在于对系统的构建。

语言的主观性客观存在,类词缀“门”包含多项内涵是主观化的结果,必然具有主观性。主观化实现多项语义内涵,暗含了说话人的主观性表达: 对其他事物的评价;在级阶序列上的相对位置;对事件的评价态度。就主观性本体而言,说话人的自我主要分为三个层面:视角、情感和认识。关于主观性语言标识的研究多数沿这三个层面展开。我们将从这三个层面研究类词缀“门”在具体的社会文化语境中所体现的主观性。

(一)类词缀“门”确立了“我们”的视角

视角指说话人观察角度、述说的出发点。“词语是众多词语的交汇,人们至少可以从中读出另一个词语(文本)来”,类词缀“门”与“-gate”构成互文解读,成为报道的信息焦点。同时,类词缀“门”源于新闻媒体、网络的报道,体现了“我方”的新闻视角,这是受到叙述习惯的影响——“一般来说,叙述者受其生活经历及思维习惯的影响,总是会从“我”或“我方”视角来讲述生活中发生的事件”。类词缀“门”的出现即暗示了从“我方”对该“×门”的报道。

而“我方”则多是通过使用语言表达手段“介入”多方观点实现的,这样,“我方”就具有了“我们”的含义,形成了“我们”对“×门”的态度,确立了“我们”的观察视角。例如:

1、“民以食为天”,食品、日化品安全问题一直是人们所关注的。近期,各大媒体先后曝光了一系列的食品、日化品害人事件:从三聚氰胺屡禁不绝,到香精大米横空出世,从霸王的致癌疑云,到云南白药牙膏的虚假功效,从麦乐鸡“橡胶门”到真功夫问题排骨,近日,圣元优博遭遇“早熟门”,食品、日化品安全领域再度拉响警报,又一次刺痛了消费者“脆弱”的神经。

2、圣元优博奶粉陷“女婴早熟门”:圣元奶粉被疑致女婴性早熟一事经曝光后在全国各地引起强烈关注。据报道,广东、山东、江西、湖北等多省区的医院都出现了婴儿性早熟病例,均涉嫌与食用圣元优博奶粉有关。昨天,记者走访合肥多家超市发现,圣元优博奶粉仍在销售。目前,合肥市内各大医院尚未发现因食用圣元优博奶粉导致的婴儿性早熟病例。

例1通过俗语“民以食为天”与“各大媒体”的报道,以及使用情态副词“一直”“又一次”,以显性的方式援引其他“声音”来支持隐含的自我的观点,扩展了“声音”,形成了对“早熟门”报道的“我们”视角。例2也同样使用了归属手段“据报道”“合肥市内各大医院”与接纳手段“记者”,形成从“我们”视角对“女婴早熟门”的报道。

例句1、2都采用了从“我们”的视角,以显性“多声”的方式引入观点,有意隐藏了“我”的观点,使报道显得客观真实。同时,话语者这种以“我们”视角的叙述,使“自我”的态度观点也以“我们”的方式呈现,缓和了因“自我”而造成的肯定语气,形成了话语者的“我们”,具有增强认同感的效果,与Martin&White强调的关于态度情感解读的“顺从阅读”相一致。

(二)类词缀“门”传达的主观情感

语言具有表情功能,“语言亦有情”。“情感的表达也可以看作一种社会指称,即人们从周围交往的人和社会环境中获取感情信息来帮助理解不确定的信息,并作出相应的反应”。情感的理解很宽泛,包括感情、情绪、态度等,可以由语言的词汇、语法等手段进行编码表达,词缀也具有情感表达的作用。类词缀“门”所体现的语义韵、语篇语义特征则表达了话语者所认为的极其“不光彩”的强烈情感。

从类词缀“门”的词汇结构特征来看,在笔者收集的205个“×门”词中,“×”多为表示消极意义的词汇有134个,占总体的65.4%。由于类词缀“门”具有“不光彩”的联想意义,其所构成的“×门”常与含有贬义色彩的名词“丑闻、麻烦、问题、危机、后遗症、风波、风暴、漩涡、泥潭、沼泽、陷阱”、动词“又/频/深/身陷、陷/掉/卷入、遭/遇/碰到、陷/困于、涉嫌”搭配,构成消极语义韵,传达令人不愉快的情感。

在针对“×门”的报道中,话语者/报道者把“自我”的情感编码在报道语篇中,构成了独特的语篇韵律,例如:

3、如果说娱乐事件尚且难分对错,一家之言引来反对之声还情有可原的话,那么郭敬明的“抄袭门”早已是盖棺定论的事了,然而,当初的原告庄羽至今还摆脱不了小四迷的围追,只要庄羽一发表新的博文,立刻就会有郭敬明的粉丝开骂,且全都是侮辱性的文字。

4、继“大牌门”“女友门”“换师门”后,游泳奥运冠军孙杨又陷入了“无证驾驶门”。

例3使用条件句“如果说”、转折连词“然而”、条件句“只要”引入句首信息形成“有标记主位”,新信息“抄袭门”成为语篇主题焦点,“然而”与“只要”作了进一步阐释,这样整个语篇形成一个小波浪,“抄袭门”成为“波峰”;同时,语篇中还用了“事件、难分对错、反对之声、摆脱不了、围追、开骂、侮辱性”等表示情感态度的词语,这些都表明话语者针对“抄袭门”所传达的极其不悦之情。例4语篇中,通过使用排比结构“大牌门”“女友门”“换师门”,使语篇信息以小波浪的形式层层推进,形成新波峰,引出信息“无证驾驶门”,与标题呼应,传达话语者对“无证驾驶门”强烈谴责之情。

(三)类词缀“门”对事件的主观认识

认识指的是说话人对命题是否真实作出的判断,而判断是对行为的评估,强调的是对建议应该怎么做的情感加工。在认识判断过程中,说话人表达了自我的情感态度,形成主观认识。主观认识一方面指说话人是通过预测、推导、假设等认知方式对命题作出判断,另一方面则强调在社会文化范畴内对行为是否恰当进行评估。Martin&White把对行为进行的评估,分为社会评价和社会约束两类: 社会评价是口头的、没有书面条文可依的社会舆论、道德,社会约束则根据成文的法律制度判断当事人是否坦诚、其行为是否得当。因此,主观认识不仅要对命题作出判断,说话人还要依据社会文化、道德规约以及法律法规就行为从社会评价和社会约束两方面进行评估,作出主观认识判断; 社会评价注重从社会舆论、道德层面进行谴责,社会约束则要诉诸法律条文进行审判。主观认识彰显说话人的情感态度,从情感上强烈呼吁“应该怎么做”。

类词缀“门”从各个方面体现了这种主观认识。作为词汇“×门”的类后缀,类词缀“门”表明对“×”所表达命题的否定判断。在语篇语境中,说话人对这种判断作了进一步评估,区分社会评价与社会约束,涉及社会舆论、道德的谴责,甚至要依法律进行审判,例如:

5、【现代起亚油耗门警示】韩国“现代”“起亚”在美国市场的“油耗门”事件暴露,使得这一家韩国正在上升的企业,急需要面临来自世界市场的信任危机问题。这是因为,由美国环境署发起的调查,直接将“现代”“起亚”的 13 款车型,归入到油耗夸大其词的问题之中,这样一来,就会给韩国车带来不小的诚信危机。

6、“艳照门”男主角陈冠希发表声明要求在加拿大作证。

上面例句中“×门”都传达了说话人的否定认识。例5中“油耗门”引发了“信任危机”,暴露出“油耗夸大其词”等问题。说话人作出社会评价,认为“油耗门”带来“诚信危机”,应受到社会舆论、社会公德的谴责。例6中,说话人作出社会约束的主观判断,“艳照门”的男主角不仅受到社会道德的谴责,还要承担法律责任,接受法律裁判,由于其“要求在加拿大作证”,还可能援引国际司法程序。

类词缀“门”构词“×门”所述事件必定引起社会舆论、道德的谴责,但是否需要诉诸法律程序则要根据相应的法律条文。从主观认识上讲,社会舆论、道德的谴责或法律裁判不是目的。说话人在使用类词缀“门”时,注入了“自我”的情感诉求,呼吁建构能够发挥“正能量”的社会文化氛围。

结论

主观性是语言表达“自我”、传递说话人的情感、态度和评说的本质属性,是隐于语言形式背后的概念结构的一部分。在特定的交际语境中,我们选用哪种结构、采用什么交际策略去构建话语、实现交际目的,是与交际语境、社会文化知识密不可分的。以前关于主观性、主观化的研究多集中在认知领域,采用历时或共时的取向,关注的是典型的语言形式、语法结构,研究多在词汇、句式层面展开,系统性不强。“关于评价性词汇、句式结构、语篇组织和表情意义所折射出的话语主观性没有给予应有的重视”。


360 百度